雅唐艺术论坛

搜索
雅唐艺术论坛 首页 资讯 艺术批评 查看内容

漫谈当代艺术——做更纯粹的艺术

2016-10-24 15:17| 发布者: yanli| 查看: 180| 评论: 0

摘要: 对着这个自己所出题目,不禁苦笑。文化快餐的时代,百度小王子比比皆是,即便所谓专家,也多半由他人捉刀;而这个题目又相当的大,绝无可能面面俱到,故但以一隅之处生发,仍恐力有不逮。 (人民艺术网)对着这个自己所出题目,不禁苦笑。文化快餐的时代,百度小王子比比皆是

对着这个自己所出题目,不禁苦笑。文化快餐的时代,“百度小王子”比比皆是,即便所谓专家,也多半由他人捉刀;而这个题目又相当的大,绝无可能面面俱到,故但以一隅之处生发,仍恐力有不逮。

当代艺术.png

(人民艺术网)对着这个自己所出题目,不禁苦笑。文化快餐的时代,“百度小王子”比比皆是,即便所谓专家,也多半由他人捉刀;而这个题目又相当的大,绝无可能面面俱到,故但以一隅之处生发,仍恐力有不逮。

我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当代艺术”这个词汇,结果为1,540,000个,而仅仅百度文库中所罗列关于“谈当代艺术”的学术论文即有19539篇,或许还有更多条,已经隐去。这样一组数字足以体现出“当代艺术”这一文化现象在当今我国所处位置之重,影响之深,范围之广,积累之厚。

实际上,当代艺术之所以为更多人经常提起、关注,不能不提起西方人的关注。我们发现,在中国人创作所谓“当代艺术”之前,西方社会对中国的架上绘画基本上是不接受的。进一步讲,文化背景是中华文明的中国艺术家是很难进入西方主流系统的。但,这一次大不相同。西方接纳了中国的当代艺术,甚至当代艺术家,更有甚者大肆追捧。于是乎中国十几年间便出现了无数的当代艺术家,更有许多中国当代艺术家迅速为国际所承认、所瞩目。

虽然中国的当代艺术已经诞生了好几位身价千万级人物,但实际上在纯粹的艺术领域,艺术语言方面,中国当代艺术家贡献得实在太少太少,往往只流于简单的记录。不难发现,很多人对所谓中国当代绘画的兴趣点根本不在绘画本身,而在于“中国”。在这个时代,“中国”这个字眼和它身后的信息才是这些人的关注所在。

但这并不表明,我等想要否定中国当代艺术的成就。事实上,中国艺术目前正和世界性的艺术逐渐的融合为一个整体。曾几何时,改革开放初期,就和经济层面一样,中国艺术也面临着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问题;然而,当今中国的当代艺术已经与世界上的当代艺术全面衔接,不可分割了。

谈到这里,我不得不说,中国当代艺术也实实在在的在世界艺术领域占据了一席之地,而且拥有自己的特色。那么,中国当代艺术的特点是什么呢?显而易见,无非就是它的多样性。几十年以前,只要聊到美术,很简单的就能罗列出那些艺术形式,国画、油画、雕塑等等。但当今的美术或者说艺术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发展,一方面有非常多新的门类已经加入进来,新媒体、装置、行为等等;另一方免费,传统的国画、油画、雕塑也在原有的基础上蓬勃发展、分化、演进。

油画方面,在改革开放前,很难想象一位中国的油画家他的绘画风格和体系会脱开俄罗斯的体系、现实主义的体系,可是你看中国现在的油画,当代油画,真的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更没有什么风压倒什么风,总之,中国当代油画的特点就是多样、丰富多彩;雕塑体系就更为复杂,新手法、新材料、新意识的进入更是让当代中国的雕塑家们各领风骚,群雄比起;国画呢,从徐悲鸿那个时代起,中国画其实已经有了相当多的变化。林风眠、吴冠中、李可染、黄胄的国画都不是完全的传统意义上的国画,李可染非常注重风景写生,并将其融入国画结构中;黄胄的速写可说是起家的宝贝,然后以彩墨进入国画,型准力大,更似西画;吴冠中也是先学西画,后作国画,但他不太注重所谓的传统笔墨,更欣赏将点线结合的新式国画。这些国画大师当年开始提出他们主张的时候,大多数人还都在反对、观望、嘲讽,不过,历史总是和我们这些凡人开玩笑,才几年啊,他们所提的主张没人怀疑了,变成了金科玉律,他们的画也不再前卫,不再那么的当代,已然成为传统!现在这一趋势愈演愈烈,只不过,这个时代的中国画,似乎缺少了几位领袖,仅此而已。

忽然,想起来多年前就认识的几位当代画家朋友。印象中那是在一个朋友的工作室,他们都很年轻,20多,30多岁,室内弥漫着松节油的味道,满工作室的墙壁上都是奇形怪状的雕塑、有的惊悚,有的可爱,有的丑陋,唯独没有美丽的,架上绘画也都触目惊心,我问为何没人画写实,答画写实还是画画的吗。是的,这就是当代艺术现实的一部分,似乎,写实,你就不够当代了,然而我想说的是难道靳尚谊临摹的维米尔画作不是活在当代吗,没有当代性吗?不必争论,没有谁是错的,大家都是对的,当代艺术现状就是这样。有人做装置艺术、有人在画超级写实,也有人在画写实。“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在我面前,他们直接影响着我。”画家刘小东说,艺术创作的方式有很多种,他选择直接参与世界的生活。“我生活在这个时代,我要表达出来”

有人说,当代绘画所承载的东西慢慢被剥离开了、去掉了,所以绘画即将死去。我同意其前半句。无论是中国的传统绘画还是西方的传统绘画,在过去的千百年来,所承载的东西太多,文化的、宗教的、实用的、经济的、政治的等等,而今,这些附着在艺术品上的其他因素都拥有新的载体和途径,遗留下来的反而更加纯粹,那就是艺术。或许还有人会说,陶器艺术被青铜所取代,青铜被瓷器所取代等等,以此类推,新媒体来了,传统架上绘画也该寿终正寝了。但说这话的人没有注意到一点,陶器、青铜器的演进实际上更多的是实用性的改善需要造成的,而架上绘画的实用功能实际上在诞生那天起就不存在,那么也就没有实用性的更新需求。

反而,单纯的艺术功能的契机存在,会让艺术家们更加将注意力集中在艺术创作的领域中,无论技法、无论材质、无论形式。总之,在追赶西方主流艺术领域几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终于有了一个更为单纯的、公平创作环境,让艺术更艺术,让艺术更纯粹。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雅唐艺术网

GMT+8, 2022-8-8 03: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