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463P)二:宋辽金

时间:2021-04-24 22:40:47 来源:雅唐艺术网 点击:0

辽金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三彩印花海棠式盘,辽,高2.5cm,口径30—17cm,足径26—12cm

长盘作八曲海棠式,折沿宽边,平底。盘内模印花卉,口沿为卷枝纹,盘心以模印的水波纹为地,中央一线排列3朵莲花。盘内纹饰以黄、绿、白釉三色施彩。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三彩印花盘,辽,高3cm,口径14.5cm,足径8cm

盘敞口,口沿为8瓣花口,斜壁,平底。盘内壁模印8朵花卉,中心模印一硕大的花朵,外饰4片茨菇叶。花纹外以水波纹作地。盘内施黄、绿、白三种色釉,其中白釉为地,花叶纹则以黄、绿色釉间隔排列,盘外施黄釉。

印花是辽代瓷盘的主要装饰方法,纹饰一般为凸起的阳纹,题材以花卉较为常见,如牡丹、莲花、菊花,亦有印水波游鱼、飞凤、蝴蝶等纹饰者。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三彩印花方盘,辽,高2cm,口径12cm,足径7.5cm

盘四方花口,口微敞,平底。盘内四面立壁均分饰2开光,每开光内饰花卉1朵,花卉两侧对称饰卷云纹。盘内底四角饰叶纹,底心模印团菊1朵。盘内施黄、绿、白三色釉彩,盘外施半釉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三彩鱼形壶,辽,高15cm,口径5cm,足径7cm

壶仿鱼形,造型设计巧妙。鱼背部正中为一喇叭状菊瓣花口,一侧为提梁,已残失。鱼嘴为壶流。鱼身、鱼鳍、鱼尾用不同的釉彩装饰并刻划不同的花纹,鱼腹下饰一荷叶,托起鱼体,荷叶下为平底实足。通体施黄、绿、白三色釉。

此壶形体生动,色调淡雅,集模印、堆贴、刻划工艺于一体,是辽代瓷器中之精品。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三彩刻花鹭莲纹盘,辽,高3.1cm,口径12.2cm,足径7.5cm

盘口呈九瓣菱花形,盘心坦平,浅壁,圈足。盘内三彩釉下有刻划的鹭鸶莲花纹。其做法是先用铁锥在胎上划出图案线条,经素烧以后施以绿釉,再在莲叶上涂葡萄紫色釉,鹭鸶与莲花上涂黄色釉。

此盘暗划之线条流畅自然,以氧化铅为助熔剂的低温黄、绿、紫色釉搭配协调,特别是所用葡萄紫色釉在辽三彩器中极为少见,故此盘是研究辽三彩极为重要的实物资料。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黄釉执壶,高36cm,口径3.5cm,足径8.5cm

壶直口,细长颈,丰肩,长圆腹,圈足。一侧为八棱形壶流,流细长弯曲,根部饰一皮扣状装饰,另一侧为带状长柄,连于颈肩。自壶口至近足处,通体饰弦纹6组。器身施黄釉,釉面光亮莹润。

执壶为辽代瓷器中的常见器形,而此壶造型独特,其细长颈、壶流及壶柄的式样独具风格,在辽代瓷器中亦不多见。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黄釉提梁壶,高29cm,口径2.5cm,足径7.5cm

壶式较高,上扁下圆。壶上端一侧出管状口,口与肩上另一侧连以鸡冠状提梁,管与提梁根部饰凸起的带状饰物。壶下部饱满,圈足微外撇。釉下施白色化妆土,黄釉施至近足部。釉色光亮,釉面开有细小的纹片。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白釉刻花壶,高32.8cm,口径8.4cm,足径8.2cm

壶口微敞,六瓣花式口,长颈,肩部一侧以45°角斜出一流,长圆腹,外撇圈足。

白釉瓷器在辽代较为盛行并具有民族特色,目前已发现龙泉务窑、赤峰缸瓦窑均有烧制。壶在辽瓷中有几种造型:有与中原风格近似的执壶;有辽代特征明显的鸡冠壶等。此壶为辽代所特有,其造型端庄秀丽,口、颈、腹分别装饰不同的花纹,口为花瓣形,颈饰以工整的弦纹间隔,腹部刻划4朵盛开的鲜花。此壶刀法刚劲有力,线条流畅清晰,为辽代白釉刻花壶中的精品。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绿釉刻花单柄壶,高14cm,口径4.5cm,足径7.5cm

壶小口,口内收,壶身为四瓣瓜棱形,肩部一侧有多棱形短流,相对应的另一侧为双条绳形系。壶腹一侧有竹节形横柄,柄端凸起一小钮。肩部饰双凸弦纹,通体刻划大小扇形纹,柄与壶身连接处以螺旋形刻划花纹巧加修饰,十分别致。壶施绿釉,鲜翠欲滴,明亮可爱。

此壶造型、纹饰独特,是辽代早期瓷器中稀有的珍品。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白釉刻花鸡冠壶,辽,通高26.4cm,足径7.4cm

此壶扁圆形,短流,肩上有一提梁,圈足。通体施白釉,壶身两面刻花叶纹。此器朴素粗犷的风格反映了游牧民族豪放的气质。

鸡冠壶始见于辽代。契丹族入主北方建立大辽国后,将惯用的皮囊改变成瓷器,早期的瓷壶提手部分形似鸡冠并有系绳的穿孔,故名鸡冠壶,此种器形保留了游牧民族生活用品的特色。后来穿孔逐渐演变成提梁,体现了契丹工匠在制瓷工艺上推陈出新的创造精神。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黄釉葫芦式执壶,高24.8cm,口径2.8cm,足径6.7cm

壶为葫芦形,上小下大,上为唇口,口下如蛋形,中部束腰,下腹圆而硕大,底为圈足。肩部饰弦纹两道,一侧为曲状流,另侧为环形长柄,柄上印阳纹卷枝纹,柄下饰一乳钉。通体施黄釉,近足部露胎,足边有5个支烧痕,釉下施白色化妆土。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赤峰窑白釉黑花罐,辽,高38.5cm,口径19.7cm,足径15.8cm

罐口沿外卷,短颈,丰肩,圆腹,平底。胎体粗厚而坚硬,上施一层白色化妆土,外施透明釉,釉色白中泛黄。肩部两道弦纹之间划刻水波纹一周,腹部主题纹饰划刻缠枝牡丹纹3朵。

此罐造型饱满端正,牡丹纹饰花繁叶茂,生机盎然,花叶上辅以篦划纹。纹饰以外涂以黑彩,形成黑地白花,与磁州窑白地黑花器有异曲同工之妙。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黑釉剔花缸,金,高17cm,口径13.5cm,足径9.5cm

缸唇口,鼓腹,圈足。缸内口部施黑釉,外壁以黑釉剔花装饰,肩部为变形回纹,腹部为缠枝花草纹。外底无釉。

此缸造型浑厚饱满,黑釉光亮如漆,剔花技法娴熟,以黄白色的地子衬托黑色花纹,对比鲜明,具有较好的装饰效果。从其胎釉特征看,应是金代山西窑产品。以往由于种种原因,许多金代陶瓷被划归于宋代,从而认为金代陶瓷无精美之作。1949年以来,随着金代墓葬中大量陶瓷器的出土,人们对金代陶瓷的真实面目逐渐有了清醒的认识,墓葬出土实物和窑址出土标本证明当时北方的定窑、耀州窑、钧窑、磁州窑、淄博窑、大同窑、浑源窑、介休窑、长治窑等到了金代仍在继续烧造,产品各具特色,且不乏精美之作。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耀州窑钱纹小壶,金,高13cm,口径4cm,足径6cm

壶小口,溜肩,鼓腹,圈足。肩部一侧为一外折壶流,对应一侧为一带状短柄,口有平顶式带纽小盖。壶通体饰两组纹饰,肩部刻下覆的莲瓣纹,莲瓣上下各有两组弦纹。腹部刻錢纹,錢纹下饰一道弦纹。通体施青釉,釉青中泛黄。

纹饰简洁清晰,刀法犀利,风格粗犷,纹饰清晰。壶通体施青釉,釉青中泛黄。纹饰简洁,为耀州窑金代典型的风格。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耀州窑刻花“吴牛喘月”纹大碗,金,高7.6cm,口径21.3cm,足径6cm

碗敞口,深弧壁,圈足。通体内外施青釉。碗内菱形开光内刻一轮明月高悬天空,一头水牛前腿直立,后腿弯曲而跪,头部昂起,口微张。刻花刀法流畅犀利,构图简洁明快。此图案原名“犀牛望月”,经过考证应为“吴牛喘月”。它出自《世说新语》:“今之水牛唯生江淮间,故谓之吴牛也。南方多暑,而此牛畏热,见月疑是日,所以见月则喘。”图案反映了北方金人统治下的汉族人民对战乱引发的沉重的生活压力深感畏惧的心理。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耀州窑吴牛喘月纹碗,金,高7.6cm,口径21.3cm,足径6cm

碗唇口,弧形腹壁,圈足。内外施淡青釉。碗内心饰菱形开光,开光外刻卷枝花草纹,开光内刻传统图案“吴牛喘月”,一轮明月高挂天空,下方一头水牛口微张,前腿直立,后腿曲膝跪地,抬头仰望明月。

此碗刻花刀法娴熟干练,花纹生动自然,为耀州窑金代青釉刻花器物中的代表作品。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褐黄釉黑彩竹纹梅瓶,高29.8cm,口径5.5cm,足径8cm

瓶小口出沿,短颈,丰肩,腹下收敛,瘦足。胎呈粉色,胎上施一层化妆土。肩与足部以黑彩绘弦纹间波纹,中间部位饰竹纹,竹叶以单笔画成,大而参差,简朴生动。此瓶之黑彩覆于褐黄釉下,呈现出与磁州窑白地黑彩器不同的艺术效果,别具一格。

梅瓶在宋、金、元时期的北方磁州窑、山西介休窑等地许多窑口均有烧造,但此种褐黄釉下绘黑彩竹纹的梅瓶并不多见。此瓶应为盛酒用具。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白地黑花梅瓶,高46.8cm,口径4cm,足径10.3cm

瓶唇口,短颈,溜肩,上部丰满,腹下渐敛,宽圈足。瓶身以白地黑花为饰。肩上绘图案形莲瓣纹一周,腹部绘缠枝花卉纹,腹下饰卷枝纹一周,每组纹饰间及瓶身下部均隔以粗细线纹数道。素底无釉。

此瓶纹饰构图简练,寥寥数笔,神采飞扬,体现了磁州窑简练而生动的装饰风格。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磁州窑白地黑花芦雁纹虎枕,金,高10.7cm,长35.6cm,最宽14cm

枕呈卧虎形,头右向。虎身为枕身,在黄地上绘黑色条纹模仿虎皮纹。虎背为腰圆形枕面,枕面白地黑彩,画残荷两枝,芦苇数茎,水草游鸭,空中大雁南飞,寥寥数笔,将秋景萧瑟的意境表现得淋漓尽致。

白地黑花为宋、金、元时期磁州窑最具代表性的品种,装饰效果类似中国传统的水墨画,其纹饰均为民间喜闻乐见的题材,如山水、花鸟、人物、婴戏、动物、诗、词、曲、对联、警句等,内容丰富生动。

北京故宫馆藏陶瓷器赏析

白地黑花马戏图枕,长29cm,宽21.3cm,高11.2cm

枕八方形,枕面中间微凹,通体白地黑花彩绘。枕面中心绘骏马疾驰,马儿四蹄飞扬,尾巴翘起,马鞍上倒立一人。枕面周边用黑彩描绘宽、窄边线各一周。枕侧面绘卷枝纹,底部素白无釉,戳印阳文“张家造”作坊标记。

宋、金、元时期瓷枕品种多样,形式纷繁,主要用作寝具,同时也用以随葬。其中磁州窑瓷枕最具代表性,枕的造型各式各样, 品种繁多,纹饰内容多取材于民间生活,装饰手法采用绘、刻、印、划、剔、镂等,特别是白地绘黑彩,运用豪放的笔法,娴熟的技巧,在不到半尺的枕面上挥洒自如,将绘画艺术巧妙地运用到瓷枕装饰上,具有浓厚的水墨画风格。此枕色彩黑白分明,对比强烈,寥寥数笔,把马戏表演中的精彩瞬间表现得淋漓尽致,富有浓郁的民间生活气息。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