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话剧《福寿全》5月14日-23日北京国家话剧院上演

时间:2021-05-19 来源:网络 点击:

2021年5月14日——23日,由黄盈工作室出品的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20年度资助项目——原创话剧《福寿全》在中国国家话剧院小剧院开演,编剧导演黄盈、编剧徐蔚昕、主演阎鹤祥、王继涛等出席,与媒体朋友们分享了这部作品创作背后的种种艰辛与愉悦。

原创话剧《福寿全》在中国国家话剧院召开首演新闻发布会,主创团队合影(主办方供图)

黄盈:剧本七易其稿,七年来积累了20余万字创作素材

编剧、导演黄盈延续了自己多年来一贯的创作习惯,此番呈于众人面前的《福寿全》乃是其励精图治埋首创作了七年有余。

事实上,以自己从小便喜爱的“相声”这一传统表演形式作为主题,创作一出戏的想法,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在黄盈心里酝酿了——最初那还只是一个“相声剧”的念头。随着日后多年他对这一艺术形态的了解的加深与自身心态、眼界的变化,才渐渐有了当下原创话剧《福寿全》的雏形。

如今,七年多来20余万字的创作素材化成了我们即将看到的这出戏。一对相声艺人——张长福、李延寿从儿时懵懂至耄耋之年的人生路上,有学艺的苦乐,也有被命运牵引捶打的悲痛,还有数度沉浮之后重逢再叙前尘的笑泪。

“相声”看似简单,只是“平地抠饼”、“两个人站着说笑话”,但在黄盈看来,这当中蕴含着朴素、深沉、轻易难以撼动的人生哲理:“人生在世,酸甜苦辣都是难免的,得意和失落都会层出不穷,但相声这门技艺,无论是在你开心的时候,还是在你绝望的时候,都能用言语带给你生活的可能性和希望,支撑着你继续走下去。”

“一边笑,一边活”——即是黄盈和整个主创团队希冀借《福寿全》表达和传递的一种生活观念。

黄盈同时透露,这部作品至今依旧在排练场中不停地精进着,编剧徐蔚昕也是全程跟组,随时根据导演和演员的现场创作修改、调整剧本细节。黄盈说,这种修改很大程度上还要归功于合作演员们的才华与思想厚度,无论是初次合作的演员阎鹤祥,还是合作了十余年的王继涛、高了等,都在《福寿全》的排练过程中展露出了“鲜活的、过去几乎未曾表现出的质感”,因此,创作流动至今。

黄盈说,这种不停歇的创作本身也与“相声”这个表演门类的特质相吻合,“一辈一辈老艺人们对待相声创作和生活本身,恰恰也是一样的态度,从未停止过演变和探索,也一直没有放弃过走下去的希望。”

阎鹤祥:希望观众知道相声从哪里来,未来要往哪里去

在《福寿全》的新闻发布会现场,有一个细节值得玩味,即导演黄盈每每在提及这一次的领衔主演阎鹤祥时,总习惯性地强调称呼他为“青年戏剧演员阎鹤祥”,当被问及缘由时他说,选择阎鹤祥出演张长福,固然因为他首先是一位深受观众喜爱的相声演员,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二人多年来在艺术诉求上的相近,“英雄惜英雄”。

黄盈相信,这一次《福寿全》的上演,会让观众认识到阎鹤祥在三尺小台之外更加广义的“表演”范畴中的表现之精良,“他不仅相声说得好,在艺术方面整体的素养也非常好,造诣非常高,质感非常好。”

事实上,虽然这是演员阎鹤祥第一次与黄盈合作,但他对黄盈则是极为熟悉。早在2003年,他就曾以观众身份看过黄盈在首都剧场的广场台阶上排演的《四川好人》,当时即如惊鸿一般被迷住,此后至今,他便一直是黄盈最忠实的拥趸。更有意思的是,这一次在《福寿全》中与他饰演搭档的王继涛,便是当时《四川好人》中的演员之一,两人多年来亦惺惺相惜。

阎鹤祥自少时便喜好舞台艺术,曲艺之外,话剧尤甚。他在《福寿全》的发布会现场浅忆了自己的看戏经历,可谓深情切意。多年来的观看经验,加之后来的舞台经验磨砺,如今可以与自己欣赏的导演合作,这对他来说可谓是一次“圆梦”的历程。

阎鹤祥表示,能在2021年的春天,在《福寿全》的排练场里投入沉静地展开这样一次创作,是他实现自己演员职业进阶的一次重要体验。“这个话剧不但让我重新回忆了一遍相声的发展史,也让我重新回顾了一遍自己的从艺之路,还能将我多年来积累和感受到的关于表演的观念付诸实践。”

阎鹤祥希望观众可以从《福寿全》中了解到,相声从哪里来,未来要往哪里去。“这不仅仅关乎相声,也关乎每个人自己的人生选择……一门艺术形态的发展规律和人生在世的志愿方向,往往在情理上,都有相通之处。”

而他自己,则希望未来的职业道路,可以有一扇一扇更加宽广的门被推开。“‘相声’本来就不是一个狭隘的概念,它所包含的形式与观念是非常广袤的。我对自己所从事的这个职业也有更加深远的期许,再多的热闹也不会让我迷失,我是要成为一个更加成熟的演员的。”

四位演员分饰多角,挑战两分钟换装

黄盈导演一向善用舞台空间,其《未完待续》、《马前马前》、《点心》、《十字街头》等作品都对舞台进行了灵活多变的充分利用。

在《福寿全》中,黄盈导演将他对舞台空间利用的经验与相声演出形式的流变结合起来,创造出一个既灵活又传统的舞台空间。此外,黄盈还定制了两只人偶来表现剧中两位主要人物的婴童时期,轻盈巧妙地实现了人物塑造的完整性。

该剧一共有6名演员,除却两位主演之外,其他4位演员要在剧中扮演共计23个角色,最紧张的时候,演员要在2分钟之内完成换装。“所以,从另一个层面来说,我们这个剧没有配角。”黄盈说。

“相声”近来无疑是舞台演出中一个难以绕过的热词,当被问及“相声”与“话剧”这两种艺术形式的异同时,导演黄盈稍许思索后说:“如果从艺术分类上来讲,它们是艺术渊源,发展历史、艺术形态、甚至包括其中的内容和发展的可能性和未来路径来讲,都可以说是皆然不同的两门艺术。但是,它们也是有共通之处的,正如生活中有艺术,艺术中有生活,艰难中有欢笑,欢笑中走过自己的人生——这一切都关乎着:活着——这是话剧和相声都在紧密关切着的东西。”

据悉,《福寿全》尚在紧张热烈的排练中,主创们均表示,他们对这出作品最终的舞台呈现抱有期许和信念,这种积极的状态从整场发布会的气氛中即可见端倪,导演与演员们的谈话从来有来有往,默契十足又充满元气淋漓的幽默感,让人不禁更加期待初夏时节《福寿全》的上演。

Tags:钢琴考级著名中国时间戏剧学院雕塑
(作者:佚名 编辑:李艺)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不要发布违法信息)

网名: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